:北京昌平区发生2.0级地震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2日 15:49 编辑:丁琼
所谓的高度的社会成熟,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即使政府不工作,社会照样正常运行。比如我们看到某些国家政局比较动荡,但是社会和市场照样正常运行,受到的影响很小。但中国的市场目前还是政府在牵着走,市场机制的作用还有待进一步发挥。其中,从微观的角度来看,一个社会的成熟,是这个社会当中人的自律能力的提高。换句话说,一个社会光有严格的信用体系和法律体系还不行,信用和法律要能真正成为每一个人内在的生活信仰才正真有用。

第二,继续加大对品牌的投入,LG这个品牌在消费者心目当中和第一线品牌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也是我们所要面临的课题,09年整个公司预计在中国市场上投入将近一个亿人民币品牌宣传的预算,当然这一个亿不仅仅是手机,还包含家电,让整个LG品牌挤入国际一线品牌的阵营。我们刚刚和CCTV-5做了一个战略联盟合作,在CCTV-5会有很多广告和品牌宣传及互动活动。同时我们也会利用全球资源,从今年开始,LG将是FD全球赛事赞助商,我们也会利用这些活动来扩大LG在中国的品牌影响力。

项立刚:我想是这样的,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因素,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我们的信心,为什么说是信心?但大家想一想,TD发展了这么长时间,行业内有些人说我们发展的时间被耽误了、走了一些弯路,为什么会耽误了呢?就是因为我们在做这件事情,但我们对自己不是特别有信心,也就是政府面对这个事情时不敢下决心做大投入,政府需要的是企业能够作出一个东西来证明这是一个好东西。但对企业来说,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没有在政策、资金等各个方面的支持,企业怎么能做起来呢?像WCDMA,它在欧洲的发展至少花了上百亿欧元,TD到现在才花了多少钱?因为信息不足所以变成了政府和企业较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还有投资商和运营商,为什么运营商对TD比较抵触呢?投资商不觉得中国企业有能力把TD做好,所以也不敢投资,包括在整个产业链上的。既然企业的情况不是特别好,终端厂商不敢做,芯片厂商不敢下工夫,外国企业也不是特别支持,所以就造成我们在前面走了一些弯路,其实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看到了一个重要的期望,总得情况是,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下决心要来做这件事情,所以把TD交给了中国最大的、实力最强的运营商。

移动实验室曾经对沉淀下来的手机报用户以ARPU(平均每月每户收入)为维度进行了一次分析,发现ARPU在100元左右的中端客户订阅比例高,据中移动200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移动用户平均ARPU为73元。因此,中高端客户才可能是手机报的真正消费群体。

责任编辑:丁琼

热图点击